专访:德国现阶段防控措施总体有效——访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新华网

专访:德国现阶段防控措施总体有效——访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

从最初的边境管制,到关闭学校,再到禁止公共场合人员聚集……为了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德国从3月中旬开始陆续出台了各种限制措施。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可以说措施总体是有效的。”

从上周末开始,德国官方统计的单日新增病例数有了下降迹象。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数据显示,截至9日零时,德国累计确诊病例108202例,比前一日增加4974例。新增病例数已连续4日在3000至5000区间内浮动。

“从新增病例数看,我们进入了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陆蒙吉说,“最早的时候确诊人数每三天翻一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tjdoors.com/,杜塞尔多夫采取措施之后,现在大约是每12天增加一倍。”

但有关限制措施也有一定负面影响。8日,德国多家智库预测今年德国经济将因疫情陷入衰退,其中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降幅很可能达到9.8%,超过2009年一季度金融危机期间的降幅。

对于德国下一阶段可能采取的防疫措施,陆蒙吉说,德国有可能模仿韩国模式,这种模式的核心一是检测力度,二是利用大数据追踪可能被感染的人群。德国之前是“追着病人走”,即尽量追踪确诊病例所有的紧密接触者并进行检测,随着德国病例总数超过10万,相关工作任务越来越重。但通过进一步扩大检测量,或者通过手机进行大数据追踪,有可能实现“跑到病毒前面去”。

德国目前每周检测量在50万次左右。“如果上述两个手段结合,在资源调配方面会更加合理。发现紧密接触者后可以先隔离,杜塞尔多夫而不用第一时间安排检测,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打破传播链,而不是检测出所有感染者。”

但陆蒙吉也表示,目前对于病毒传播模式仍然有一些争议,只有对传播特征有了更科学的认识,才能够更好地决策,让下一阶段措施的目的性和防控效率更高。

陆蒙吉介绍,德国已经在多地启动了血清抗体检测。这种检测可以了解“无症状感染者”比例有多大,这是流行病学的一个基本参数。陆蒙吉说,假如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比现有认识更大,那么意味着病亡率更低,从医学防控角度来讲就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

他还谈到病毒研究是一个长期过程。“研究一个病毒,周期需要十年到二十年,甚至更长。我们现在应急,是解决部分问题,一个是如何减缓它的传播,达到可控的水平;第二个是临床救治,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找到合理的救治方案。”

陆蒙吉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已经造成全球大流行的病毒,易感人群庞大。他介绍说,过去疫苗的研发周期一般是1年到18个月,再加上生产疫苗的时间,在有疫苗之前的防疫工作任务较重。

陆蒙吉还是位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客座教授,他所在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与同济医学院、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等机构有长期交流合作。在接受采访当天,两边专家在网上就新冠病毒感染儿童等情况进行了交流。他说,希望能进一步加强双方在病毒研究、疫情防控等方面的交流。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